两位美国经济学家摘诺奖(组图)

出生于1943年,1964年毕业自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纽约大学。

他主要的研究领域包括宏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和时间序列经济计量学,被认为是“理性预期革命”理论的代表人物之一。?西姆斯生于1942年,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89年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

瑞典皇家科学院北京时间昨天晚上公布了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两位经济学家托马斯·J·萨金特和克里斯托弗·A·西姆斯分享了这一殊荣。在颁奖词中,瑞典皇家科学院表示,授予二人经济学奖是为了表彰他们在宏观经济因果关系实证研究领域所作出的贡献。

瑞典皇家科学院永久秘书长斯塔凡·诺马克表示,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主题是关于“期望”,两位获奖者都是研究如何理解一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和不同的宏观经济变量之间的关系。比如,提高银行利率会对GDP和通胀率产生怎样的影响,以及如果央行改变其通胀目标,或是政府修改预算平衡目标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等。

诺马克称,两位获奖者的理论可以应用到这种“政策-经济”的因果关系互动中,并能够解释“期望”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宏观经济学主要任务之一是理解各种冲击(因素)和系统性政策改变对宏观经济变量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委员会说,而萨金特和西姆斯所作贡献“对完成这项任务不可或缺”。

依照评审委员会的说法,“这一方法可以应用于研究家庭和企业因经济动态同时调整预期情形下的宏观经济关联”。

西姆斯的研究以“矢量回归”数学模型为依据,1980年发表论文,“显示经济如何受到经济政策和其他因素临时性调整的影响”,如中央银行调整利率的影响。

评审委员会说,这两名获奖者各自独立从事研究,而各自所获成果相互补充,“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由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采纳……构成宏观经济分析的基本工具”。

经济学奖揭晓发布会上,西姆斯通过电话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探询走出当前(经济)乱局的途径,我所使用和萨金特所创制的方法至关重要。”

全球经济深受多种不确定因素影响,尤其美国经济深陷泥潭之际,经济学研究成果似乎更受瞩目。本年度经济学奖揭晓前,一些媒体推测,从事增长经济学研究、尤其是技术因素如何促进经济发展的学者可能获奖。

这种推测或许反映一种心态,即希望理论能够帮助化解现实难题。不过,一般而言,经济学奖与经济现实,堪比经济理论与经济实践,至少有一段时间迟滞。本报记者 沈玮青 综合新华社电

萨金特是比较知名的学者,他对现代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大部分领域都有深入了解,其学术专长是动态宏观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萨金特研究利率的期限结构、失业经济大萧条等重大问题,这些都是当前西方经济的困惑。

经济与政策的相互作用在今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各国常常通过经济政策干预本国经济运行与周期波动,但这些政策会通过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国际金融金融市场、国际资本流动以及汇率变化等渠道对他国经济产生重大的外溢效应。世界形势为何会是今天这样,其中一个重要变量就是政策。

并且,某种时候经济危机是政策失误导致的自我实现的危机,无论是美国长期低利率导致的次贷危机,还是西方国家长期的高福利政策以及凯恩斯的政府扩张政策,甚至是国内超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都为危机埋下了种子。

事实上,在分析国内经济运行时,不仅要考虑本国政策的影响,也要考虑他国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在制定经济政策时,不但要考虑国内情况,也要考虑国际影响以及他国政策反应又会对本国政策实施效果的影响。

但愿诺奖者的研究能够给决策者以警示,但现实的情况是,大多数国家如果各都在国采取“以邻为壑”的态度,缺乏国际间的政策协调,这会对他国乃至世界经济造成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自身得病,而其他国家吃药”。现在各国贸易战、汇率战、金融战已经上演,人祸远比天灾更可怕。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的经济学理论并不是很熟悉,但知道曾获得美国科学院和艺术院的“双院士”头衔。 (阳淼)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这次获奖的萨金特,他和卢卡斯是战友,他们创立了理性预期学派。这个学派讲的是,政府的经济政策是没有用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任何一项政策,理性经济人会根据政府的政策来调整自己的行为,调整行为之后就把政策的效力抵消了。如果说有什么现实意义的话,世界各国的政府别老想着救市啊,QE啊,扭曲操作啊,这些东西都没用。老老实实去控制自己的财政赤字,别瞎折腾就行了。

萨金特出生于1943年,1964年毕业自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纽约大学。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生于1942年,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1989年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二人同于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在上世纪70年代期间曾在明尼苏达大学共事,对于上述领域有着各自独立的研究。但在目前全球各国政府和央行都在避免经济陷于再次衰退的情况下,二人的研究成果又具有很高的相关性。

在宣读完获奖结果后,诺马克接通了西姆斯的电话。西姆斯说:“能和我的同事萨金特一起分享这个奖,我再高兴不过了”。西姆斯表示,当评奖委员会打电话通知他时他正在睡觉,并错过了第一次电话,因为他的妻子“没找到通话键”。但当委员会再次打来时,他听出了瑞典口音,于是他想,“嗯,这也许是诺贝尔奖”。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